首页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二次元月老系统

第二九七章 碇真嗣育成计划(中)

作者: 菲袅

    令白煦意外地是,在他走后这么多年自己原有的宿舍竟没有太多丝毫改变。虽然一早就清楚丽会守护好这片只属于他们二人的圣域,只是对于第三新东京市这样日新月异的城市而言,房屋的改造与迁移似乎早就成为了城市居民中习以为常的光景。

    有海量投资做底,哪怕当初只能说是边缘地带的宿舍楼如今也算得上是毗邻市中心的优良地块,且不说价值如何。单是在一座座崭新楼宇之间所显露出的老旧,就足以成为它被拆除的主要缘由。

    但不管怎么说,能够被保留下来终究是一件好事……人都是怀旧的,尤其是在上了年纪之后。

    然而当白煦陪着丽一同买完菜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刚刚的惊讶只能算是开胃菜……

    “嗯……葛城,虽然我知道良治那小子对你的伤害很大,所以你会排斥那种比较成熟有主见的男性,但不管怎么说……14岁都是违法的。”

    时间足以改变很多,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家对面的邻居产生了变化之类……原本这应该算是一件小事,只是当新换来的邻居是自己的熟人,尤其还是关系微妙的那种熟人时,很多事情就会变得让人哭笑不得。

    笑对着眼前的美里,虽然不止一次被别人说过自己的笑容在某些时候会变得异常欠抽,但白煦显然没有改掉这个习惯的打算,以至于让葛城美里这个平日里看上去傻兮兮又很好说话的大姐姐,一下子变成了严肃又无趣的大人。

    “我是真嗣君的监护人,住在一起才方便照顾他好吗?!”一看到白煦的那张脸,美里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作为他狐朋狗友的加持,都说物以类聚从各种小道消息来看,自己眼前这个看上去还算正派的家伙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且不同于加持的渣,从各种角度分析这个至今单身的家伙,其实是喜欢“小”的。要不是没有明确证据,拉出去枪毙10分钟都不多好吧。

    君不见,现在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小丫头也才14岁好吧。一想到这个美里就气不打一处来,这种家伙还有资格说自己吃嫩草?

    不对,老娘年纪也不到好吗!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

    “照顾?我看应该是他照顾你才对吧,怎么样真嗣这女人是不是邋遢透了?”冲明显错愕了一下的真嗣挤挤眼睛,白煦无视掉那个眼睛都快冒火了的女人继续说道,“你忘了,当初是谁喝醉了直接吐我一身的?要不是我,你被人捡尸都不知道。”

    “那个捡尸是……”

    “小孩子不需要知道。”“真嗣君不需要知道!”

    “噗,”白煦不厚道的笑了,“喂,真没想到当初那个比谁都随意潇洒的葛城,竟然也有变得像是老妈子的一天。”

    “你嘴里就不能有点好听的吗?”气氛忽然之间有所缓和,或许对于曾经的友人来说,重逢大抵便是如此。因久别而带来的生疏只需要简简单单的磨合就能找回曾经的那份感觉,纵然时过境迁但总有些什么是不会变的。

    “是是……”白煦敷衍着并没有在这种话题上继续的打算,向上提了提手中的袋子随口问道,“难得回来,今天要不要一起吃顿饭?我亲自下厨哦~~”

    ——————————分割线——————————

    美里的家中,身为客人的白煦随便找了一条围裙之后便钻进了厨房,而作为这间房子半个主人的真嗣则在一旁负责打下手。男人进厨房忙活,而女孩子坐在客厅看电视……这对于重樱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副略有些超现实的画面。

    托真嗣已经搬过来了一段时间的福,这间小小的厨房尽管还是有些用不惯,但至少不会出现没有调料或者厨具不全的糟糕情况。

    “白先生……您和美里小姐很熟么?”两个大男人在一起其实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尤其是在双方都不会主动挑起话题的情况下。白煦对此自然是无不可的,作为一个成年人早就已经习惯了枯燥无味的等待,这点程度还算不上什么。

    可是真嗣的话……很难想象这个怯懦却又渴望被承认的孩子会是那种能够将事情憋在心里的类型,再加上对于很少受到重视的他来说,美里……大概兼顾了姐姐与恋人的寄托吧。

    “我还以为你会更早一点问出来呢。”将砧板上切成块的土豆一股脑倒进正在炖煮的牛肉里面,白煦随口回应道。这样略带调侃的口吻令真嗣神情一窘,下意识缩缩脖子胆怯心起,道歉的话下一刻似乎就要脱口而出。只不过白煦后面的话还是要更快一步,

    “我们是大学同学来着,不光我们两个律子也是。你见过了吧,律子。就是那个金发大波浪,眼角还有颗泪痣的性.感大姐姐。”说话的时候白煦还不忘用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表露出男人都懂的猥.琐。

    真嗣眉毛抽了抽,老实说他对这种成人玩笑实在没什么办法……

    “另外再告诉你一件事吧,虽然律子的金发很漂亮,但那其实是染得哦。”

    “诶?”真嗣来这里也有将近两个月了,作为初号机的驾驶员他与律子碰面的次数也算频繁,但是在种接触中却一点都没发现过这种迹象。染过发的人都知道,伴随着头发生长发根处多少都会有点不自然,可从律子身上却一点看不出。

    律子平时的忙碌他也算是略知一二,那么即便如此还要抽调宝贵的休息时间去染头发……真嗣不太懂这究竟是因为什么。

    “大概是为了和过去划清界限吧……”依旧没有等对方发问,白煦就如同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样说出了答案,“这就是大人的世界啦,谁都有那么一两件不愿意回顾的过去,以及不能提及的往事。”

    “我……我知道了。”真嗣觉得白煦是在隐晦的提醒他不要对美里的过去有太多好奇,不满自然是有的。这其中占据上风的其实还是小孩子的嫉妒心里,短短一天的时间里真嗣忽然发现眼前这个男人好像对他身边的一切都更加熟悉……老实说挺讨厌的。

    可惜真嗣一贯的怯懦很好的发挥了效果,对于白煦的话他就连反驳都不存在……

    “不,我想你大概不明白。”白煦打断了对方的回答,“我的意思是并不是说让你不要去做什么,而是想问下……”

    白煦的声音顿了顿,真嗣被这个腔调吸引的抬起了眼睛与其对视,“你做好了担负一名成年人沉痛过去的准备了么?好好想想,那或许会改变你一贯的认知也说不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xinyin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